二次元三次元多棲中

目前沉迷的on檔美劇: POI/Criminal mind/Hannibal/SPN/HCF/the walking dead/Grey's anatomy


目前主要關注歐美演員: Lee Pace/ Richard Armitege/ Luke Evans/ Aidan Turner...基本上就是The hobbit眾人(你#

RPS: RichLee(方向不居胃口開)

==

個人出Cos的照片少許
會放上的大多是幫人拍攝的cosplay作品

==

BJD(暫停活動中)
Luts-Chiwoo/Volks-Hewitt/Luts-Aru/Dollga-Noella/ Luts-Abadon

[idolish7] 大神萬理養隻貓-1

微萬千元素有
幻想生物注意

南嘉堂的貓系列週邊怎麼可以那麼可愛(抱頭)

可能不會有正式的ending,一回一回的日常(?)故事類型


===


(前略)

 

這事說來話長,就連萬理自己也花了一段時間才接受現實。

 

一開始萬理只覺得自己被一隻莫名其妙的貓纏上,而萬理所做的事,不過是順手從便利商店買了個貓零食餵他。

 

一開始不太領情,甚至充滿戒心的貓,在雙方對視了幾分鐘之後,悄悄從路邊的樹叢探出頭來。萬理放下零食,往後退到路口的轉角給了貓一點空間。萬理原本只想等貓吃完零食,再去收拾垃圾。沒想到貓看到他靠近,竟然也不躲不逃,用頭頂猛然地撞了他的小腿,然後就一直保持著距離,跟在他後面,直接跟到家門口。

 

之後的幾天萬理都會看到那隻有銀白色毛皮的貓出現在家門口。一種責任心使然,萬理總是會嘆口氣默默地前往便利商店買貓零食。而貓總是靜靜地跟在他後面。

 

萬理覺得這貓厚臉皮的樣子很像某個他認識的傢伙。

於是在心裡面給貓取了個外號叫千。

 

這樣的關係持續了約莫一個禮拜,某一天貓在他要進家門的時候,突然叫了。

 

第一次聽到貓叫的萬理愣了一下,貓看了他一眼,然後堂而皇之的就要從門縫走進萬理的家。

 

萬理慌張地蹲了下來,將貓推了出去。

 

然後隔日下班時,萬理發現自己信箱裡的信被拖出來咬得亂七八糟。坐在一片狼藉中的貓拍了拍尾巴。

 

--喵。

 

貓看著他叫了一聲。

 

萬理嘆了口氣,拿出不知為何依舊準備在包包裡的貓零食。在貓吃著零食的同時,萬理認命地打掃著家門前的紙屑。

 

貓依舊企圖進入萬理的家中,被萬理防守了下來。

但隔日下班時,萬理發現家門口多了幾道爪痕,而貓還是面無表情地坐在門前拍著尾巴。

 

--是名字取得不好嗎?這貓令人困擾的程度跟另一個千不相上下啊。

 

這樣的關係又持續了大約一個禮拜。

 

 

「萬理先生,你為何不收養那隻貓啊?」

 

萬理隨口跟公司培養的偶像們談起了這件事,彷彿忍耐了很久的一織,突然對他這麼說。

 

「也不是要養就能養的啊,我沒養過寵物,更別說是貓……」

 

要說沒養過寵物似乎也不太正確,他這一生當中是有很類似的經歷。例如當年他的搭檔還跟他同住在一起的時候。

 

 

結果一織當天下午就拿著一疊自己整理的資料給萬理。類似於第一次養貓就上手的簡易指引。

 

「總、總之,先去買個誘捕籠吧!如、如果需要幫忙的話,我可以去。」

 

萬理客氣地婉拒了一織的提議,他總覺得一織的表情顯得有些失望。但當下萬理只覺得還需要誘捕籠嗎?那隻貓三天兩頭都想闖進他家啊?最重要的是,他並沒有決定要養那隻貓啊。

 

還在煩惱的時候,當天晚上萬理卻沒有看到貓等在門口。

覺得有些奇怪的萬理進了家門,卻發現家裡有微弱的貓叫聲。

 

--一隻蠢貓卡在臥室的窗戶動彈不得。

 

萬理一邊驚訝於自己竟然一時粗心忘了關窗戶,一邊看著貓狼狽的樣子很想笑。

萬理的窗台被堆了一些雜物,例如馬克杯、CD盒、雜誌等等,要全開的話得先把雜物清空才行。

 

萬理隨手拿起了一件夾克充當容器,將貓結實地包裹住,嘆了口氣前往鄰近還開著門的動物醫院。

 

 

貓雖然身上髒了點,但健康上似乎沒有太大的問題,打了預防針、點了驅蟲藥劑。貓身上的毛打結嚴重,醫院雖然想直接剃毛,卻遇到貓激烈的抵抗,只剪去了部份結塊的毛髮。

 

看著掛彩的醫生跟哈氣全身豎毛的貓,(對醫生)有些於心不忍的萬理,只好連連道歉,先將貓帶回家再說。

 

「我說啊,你想住下來,就得洗澡你知道嗎。」

 

萬理拿著蓮蓬頭與貓對峙著。

 

躲在馬桶後側的貓只看得到綠色的眼睛。

 

「那你今天只能睡浴室囉。」

萬理下了最後通牒,在浴室地板用毛毯做了個臨時窩。

 

 

而此時的萬理想不到的是,隔天早上當他再打開浴室的時候,看到的生物卻不太算是貓。

 

「……千?」

 

雖然發音相同,但此時萬理心中想著的,卻的的確確是那個「千」。Re:vale的那個「千」、曾經是自己的搭檔的那個「千」。

 

灰色的中長髮、狹長的眼睛、淚痣的位置,那個五官幾乎就是他認識的那個千只是更為稚氣,而且頭的兩側有銀白色的貓耳。雖然看不清楚,但毛毯下似乎也有尾巴的存在。他認識的千跟自己的身高差不多,但眼前這個生物大約只有小學生的身高。

 

貓……暫且還是稱呼他貓好了。

 

眼前的貓包裹著毯子,支起上半身看著他。似乎是還在記仇,臉上的表情非常不滿。

 

萬理約莫是在突發狀況之下反而異常冷靜的類型。此時的萬理心中想著—啊!是洗澡的好時機。

 

貓型時非常靈活的千,在這個時候的運動能力似乎跟一般人類差不了多少。

 

毛毯底下直接全裸的千在浴室裡東逃西竄,被萬理抱在懷裡直接沖水。千發出了有點難以形容的慘叫,大體上還算是個貓叫聲沒錯。

 

千緊張地抱著萬理,萬理可以感受到他的指甲用力抓著他的背。

 

--等一下要順便抓來剪指甲啊。

萬理想著。

 

萬理一邊困惑著貓可以用人用的洗髮精跟潤絲精嗎?一邊小心的幫千洗了頭。

大概是因為昨晚被醫院剪了毛,千的頭髮長度參差不齊,

雖然想要連尾巴都一起洗乾淨,但只要一碰到尾巴,千就會掙扎。只好先大致上洗一洗就好。

 

沖洗完畢的千被浸到浴缸裡才終於冷靜了一點—雖然還是抱著膝蓋縮在裡面,但起碼沒有要逃跑的意思。

 

全身上下都被弄濕的萬理想了想,直接脫了衣服一起泡進去。

 

千抬起眼睛看著他,然後用手在他的頭部兩側摸索著。

 

「我沒有貓耳喔,沒有。啊、當然尾巴也是沒有的。」

萬理笑著說

「吶、你有名字嗎?叫你千可以嗎?」

 

眼前的貓耳朵抖了抖,一樣面無表情。

 

「等一下還得幫你把頭髮修一修,指甲也是,長太長了。你如果乖乖的,很快就弄好了,可以嗎?」

 

萬理將手伸了過去,想摸摸千的臉頰。

而千想也不想的張口咬了下去。

 

洗完澡吹完頭髮的千,似乎耗盡了力氣,在被剪指甲的時候意外的順從。萬理環抱著他剪完指甲,發現千已經默默的打著盹。

 

--貓果然還是夜行性動物啊。

 

萬理將千放在自己的床上,而千則是立刻蜷縮成一團,這睡姿跟一般的貓沒有兩樣。

 

--所以他到底該吃貓糧、還是人的食物?

 

萬理看著貓,困擾的想著。

 

工作用的手機閃著訊息通知,雖然今天是假日,但萬理還是會即時查看訊息。

是一織傳來的簡訊

 

--萬理先生,貓抓到了嗎?大家都很好奇貓的樣子,可以讓我們看看照片嗎?

 

照片……嗎?

 

萬理看著眼前穿著不合體型的寬大T-shirt,九成像人只有一成像貓的生物。

 

 

看來只能拒絕一織了,那孩子應該會有點失望吧。

 

 

萬理出門採買養貓必需品前,看了看床上那隻不太能被稱為貓的生物猶豫了一下。放貓一個人在家是合法的,但放小孩子一個人在家會被通報。但這隻生物也不適合帶出門。

 

養隻貓怎麼那麼麻煩。

 

萬理一路上都在心裡抱怨著,然後扛著大包小包的物品回到家。

 

萬理原先期望他可以看到一隻「普通的」貓,可惜天不從人願。

那隻長得像千的貓睡飽了,正在床上伸懶腰。聽到開門的聲音,千抖了抖耳朵微微抬起視線。

 

萬理小心的將手伸了過去,早上要摸他結果被結實地咬了一下,讓萬理有些顧忌。千看著萬理的手掌,主動將臉頰靠了上去。萬理輕輕的搔著千的耳後,千似乎很舒服的瞇細了眼睛,翻了個身。

 

「衣服要穿好啊,肚子都露出來了。」

 

萬理動手要將千翻到胸口衣服拉下時,千卻突然作勢咬他。

 

--啊、貓的肚子不能摸。

 

在習性上倒是真的跟貓一模一樣啊。萬理一邊想著,一邊揉揉千的頭髮。千舔了舔萬理的手臂,刺刺的,跟一般的貓舌一樣。然後千整隻靠了上來,用臉頰反覆蹭著萬理的肩膀,又彷彿膩了似的,自顧自的下了床,開始在家裡走來走去。萬理觀察了幾分鐘後,就打開了筆電做著自己的事情。

 

--又不是一般的「小孩子」,應該不需要一直看顧著吧。

 

 

千花了一個小時左右,將萬理的家繞了幾圈,但始終不敢靠近浴室。

又花了半小時左右一個人跟塑膠袋搏鬥

最後走到萬理的旁邊坐下,盤腿坐在地上使用筆電的萬理看了他一眼。千百般無聊似的躺了下來,十分鐘之後開始將地盤擴張到萬理的腿上,最後萬理連放筆電的空間都沒有了。捧著筆電的萬理無奈地揉了個小紙球扔了出去。於是千又跟紙球(們)搏鬥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

 

今天下午的工作進度大約只有預計的10%。

 

萬理看著電腦上的時間顯示嘆口氣,已經到了該做晚飯的時間。

 

腳上傳來毛茸茸的觸感,千只要把紙球追丟了,就會回來要新的。萬理低頭一看,看到了一隻貓。

 

對,貓。

 

雖然洗乾淨之後整體的毛澎了起來,顏色也變白許多,但確實是過去每天坐在他家門口的那隻貓。

 

再次面對這種超現實的事態發展,萬理第一個反應是拿起手機拍下照片,然後傳了好幾張照片給一織。

 

 

====

 

 

貓的照片很快地席捲了整個事務所,尤其是一織似乎真的很中意那隻貓。一織認真地整理了貓砂跟貓食的品牌優劣表交給萬理。

 

「啊、做這些很花時間吧,真是不好意思。」

 

「沒關係。多發一點照片給我就好。」

 

這麼說著的一織好像還有一點臉紅。

 

然而陸看到貓的照片時,表情卻有些微妙。萬理想起他們的主唱擁有神祕的靈異體質,總是可以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

 

「萬理先生,所以貓的名字決定了嗎?」

 

「……千。」

 

眾人安靜了三秒。

 

「好適合喔。這隻貓確實長得很像千前輩。」陸讚嘆著。

 

萬理乾笑,他不想去確認陸所謂的”像”究竟是哪方面的”像”。

 

「這麼說來確實是有點……但貓的名字叫千這件事,可能還是不要讓千前輩知道比較好。」為人謹慎的壯五煩惱著。

 

「來不及囉,我剛把訊息傳給千。」大和笑著放下了手機。

 

接下來則是萬理的手機震動個不停。

 

 

啊啊、養隻貓怎麼那麼麻煩。

萬理默默得將手機打開,把前搭檔的訊息設成靜音。

 

 

====

 

俗話說得好,有病就要看醫生。

 

萬理著實的考慮過是不是應該去看個心理諮商還是眼科,或者是腦神經外科之類的。
畢竟家裡有一隻人形的貓這件事,真的太超乎常識。

 

萬理已經大致上掌握了貓變化的規律。簡單來說,就是太陽下山之後就是正常的貓型。所以大多時間萬理都只有看到普通的貓,只是貓喜歡窩在他床上睡覺,早上萬理總是會被整隻壓在自己身上千熱醒。(而且還全裸)

 

往好處想,有一半時間並不是貓的千,讓萬理的住處雖然養了貓,卻沒什麼貓毛的困擾。

 

萬理每隔幾天就會拍一些照片傳給事務所的大家。最近連社長都會跟他催促貓照,但社長本來就喜歡小動物,辦公室還養了一隻兔子。

 

這貓跟他的前搭檔一樣,都是屬於遠看非常漂亮,但近距離相處只想回家的類型。

 

例如挑食。

 

他認識的那個千極端挑食到只吃蔬菜。

而家裡養著的這隻千則是怎麼也不吃鮮食,還不吃含有魚肉的零食。

不吃魚的貓,還算是隻貓嗎?

 

看了一織整理的教學,覺得貓吃鮮食似乎比較好的萬理,自己絞了肉、混和了營養粉末,結果貓卻一掌翻倒,再也不看第二眼。換了別種肉類之後,還是一樣的反應,而這次是使用人類的姿態,感覺似乎更讓人火大。導致隔日在電視台遇到Re:vale時,萬理忍不住的捏了千的臉頰。

 

「萬、萬大哥?」不明究理的百,戰戰兢兢地出聲

 

「百什麼都吃,真是好孩子啊。」萬理欣慰地看著把便當吃得一乾二淨的百。「給我家的那隻千買了昂貴的罐頭,結果一口也不吃呢。」

 

「貓做的事不要算在我頭上!!」千憤怒地吼著。

 

「百你知道嗎,千第一次見面就厚著臉皮硬要到我家玩,我家的貓也是呢,不過餵過一次而已,就每天都跟我要零食吃,最後還直接想要闖進我家。」

 

「…...好像漸漸可以理解為什麼萬大哥要把貓取做這個名字了。陸一直跟我說那隻貓跟千真的很像。」

 

「陸、陸嗎?」萬理笑著帶過這個話題。

 

 

萬理想起前陣子一織跟自己在討論貓砂時,陸在旁邊困惑的發問。

 

「為什麼要用貓砂?讓他直接用馬桶不行嗎?」

 

萬理只能再次乾笑。

 

 

「話說回來,醫生有說貓大概幾歲嗎?」

 

「好像不到一歲,還沒成年呢。」

 

「那這樣你有打算要送去結紮嗎?」

 

「結結結結結結紮?!」

陸跟萬理同時大叫。

 

「嗯,就手術把蛋蛋摘掉……」

 

「不可以!!!」

陸跟萬理又同時強烈地反對。

 

 

當天的話題讓萬理一整天都覺得下半身有點痛。

當貓,也是滿辛苦的呢。

萬理想。




=====



1. 因為南嘉堂去年的貓型圖讓我身受重傷(?
覺得千真的天生就是隻貓,決定讓萬理養隻貓好了

2. 因為讓貓穿褲子有點困難,貓千基本上都只穿上衣

3. 朋友問我為什麼是縮小版的貓千
我: 因為我總覺得等身高的千好佔空間 (被千瞪)

4. 最近下班回家就是昏迷然後起床之後已然半夜(乾笑)之前的兩個坑會慢慢補回去的 <(_ _)>

5. 最近得了逛拍賣看到千的週邊落單就想認養它的病,我覺得我非常需要求醫

评论(4)
热度(38)
© 殘野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