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三次元多棲中

目前沉迷的on檔美劇: POI/Criminal mind/Hannibal/SPN/HCF/the walking dead/Grey's anatomy


目前主要關注歐美演員: Lee Pace/ Richard Armitege/ Luke Evans/ Aidan Turner...基本上就是The hobbit眾人(你#

RPS: RichLee(方向不居胃口開)

==

個人出Cos的照片少許
會放上的大多是幫人拍攝的cosplay作品

==

BJD(暫停活動中)
Luts-Chiwoo/Volks-Hewitt/Luts-Aru/Dollga-Noella/ Luts-Abadon

[IDOLiSH7/Re:vale] Morning call-2

本篇微CP向


千萬/萬千元素有


傳送門:

第一篇



==


萬理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長髮從浴室走了出來。

家裡的門鈴從剛剛就響了好幾次。


萬理拿起手機查看,並沒有其他訊息或來電。

深夜突如其來的訪客讓萬理有些戒備。他往門上的貓眼看去,卻是漆黑一片。萬理困惑了一下,再次湊上貓眼,卻被迎面而來的眼睛特寫嚇了一跳。


訪客由按門鈴改成敲門。


「萬--理--我知道你在家,快--開--門--」


這個熟悉的聲音,讓萬理感覺太陽穴隱隱作痛。


萬理覺得現在由貓眼看出去的畫面有點像經典恐怖片。

有著一頭長髮的千在低著頭站在門口晃來晃去,鍥而不捨的說著放我進去--之類的台詞。



該假裝不在家嗎?

萬理看著時鐘,已經晚上十一點了。



過了一會兒,千終於停止敲門。


萬理再度從貓眼查看門外的情形。

千一臉不滿的站在門口,穿著睡衣,抱著枕頭。



...等等,穿著睡衣?




萬理的腦中跑出大概三百種聳動的新聞標題,迅速的打開門把千拉進室內。



「你要害死我啊。」


「嗯?」


「被記者拍到的話,會被寫成什麼樣啊?」


「我是男的,你也是男的,還能有什麼問題?」


「......。」



萬理重重的嘆口氣,卻看到千微微上揚的嘴角。


......啊、被耍了。

萬理猛然抬頭。



千一臉得意的直接坐上床。


「早料到沒使些手段,你就不會開門好嗎。」



--那也不要用這種不小心會造成軒然大波的方式。


萬理做了個深呼吸壓抑心中的怒氣。



「要來別人家之前,麻煩先通知一聲可以嗎。」


「我有啊。」


「只傳訊息問"在嗎?"不算通知!」



千以淡然的表情面對萬理的憤怒。



--這部份跟五年前一模一樣。



第一次遇到千的時候,萬理對千的第一印象並不好。

但很快的,萬理就發現千就像個養在深閨的公主一樣。

自我、任性、不懂人情義理、但大致上是個單純且沒有壞心思的人。


對千動怒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

他缺乏常識性,很多時候無法理解別人生氣的原因。

由於他無法同理你的心情,再多的怒氣擲在他身上,都像打在空氣裡,到最後累的只有自己。



好在萬理非常懂得如何調整心情。

他逕自打開吹風機整理還在滴水的長髮,一邊思考著千深夜跑來的原因。


雖然自己刻意以冷淡的態度面對千,但應該沒有做什麼會刺激到他的事情。

如果不是這件事,唯一的可能就是Re:vale出了什麼問題。

會讓他直接跑來找自己的商量的,難道是百有什麼狀況嗎?


百雖然是體育系的陽光男孩,乍看之下粗線條,但實際上是個進退得宜,很能體諒他人的纖細孩子。

之前百因為五年期限的壓力,使他心因性失聲,為了解開百的心結,萬理不得不現身在千與百的面前。

在那之後,雖然其他人看不出來,但萬理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尤其是擔任Mezzo"的經紀人一事,更是他各方衡量之後牙一咬才勉強答應。


早在簽下IDOLiSH7之前,小鳥遊社長就希望他可以轉任經紀人,但曾經發生了幾次差點必須與Re:vale的經紀人岡崎打照面的狀況,讓他立刻向小鳥遊社長請求調職。


岡崎是認識萬理的臉以及本名的。

萬理的記憶中,岡崎是位正直、眼神澄澈的男子。若是讓他知道了多餘的祕密,使他非得跟自己照顧的藝人說謊的話,就太可憐了。



年紀稍長的現在,萬理承認自己當年不告而別,多少有些任性。

正因為如此,萬理希望不要將其他人拖下水。


離開Re:vale之後,萬理有段時間過著只能舔拭傷口的日子。

無論是肉體上的傷痕還是心理上的傷痕都是。

因為回診可能會被千守株待兔,萬理甚至沒有回醫院拿藥。最後傷口感染了,才勉強找了個診所,然後被醫生劈頭罵了一頓。



他到現在還是不懂小鳥遊社長為何會收留當時如此陰鬱的他。

或許是長期擔任經紀人的直覺,小鳥遊社長第一句話就問他:你想做音樂嗎?


--不想呢。

萬理幾乎是反射性的回答。


被拒絕的小鳥遊維持一貫的溫和笑容


--但你需要工作吧?雖然現在還付不起多高的薪資,但我們可以包吃住,你要考慮看看嗎?


萬理接下小鳥遊的名片,是以前沒有聽過的經紀公司。

懷疑對方是否只是想要透過他來接觸千的萬理,沒禮貌的刺探了幾句,但小鳥遊的反應卻不如他所預期。


當時有些自暴自棄的萬理想著,大不了就再人間蒸發一次罷了。

就這麼暫時住進了公司宿舍。孰不知這公司一待,就是五年。


差不多是Re:vale在電視上開始有定量曝光的時期,萬理對小鳥遊社長的防備心也漸漸卸下。

某次萬理一邊看著Re:vale的表演,一邊輕描淡寫的將過去的事情簡單跟小鳥遊社長說明。

小鳥遊聽完只是問了他一句



--躲也不能躲一輩子啊。你打算躲多久呢?



然而當年萬理離開千的時候,是抱持著相當的覺悟的。

如果必要的話,他打算一輩子都不見千。



雖然如此,自己現在還是與千見面了。

見到了面就算了,還(被迫)給了聯繫方式。

就算不回應他的訊息,在工作的場合也難免會遇到彼此。



--決定與千見面的這件事,難道還是錯了?



萬理思考著,臉色越發凝重。

與千搭檔的五年裡,萬理已經學會一件事:所有跟千有關的事件,最好都先往最壞的方向預想比較好。




「煩惱太多事會早死喔。」


原本躺在萬理床上的千,不知何時直立起上半身,抓住萬理的瀏海。

萬理驚訝的向後一躲,重心不穩的千發出沒氣質的哀號倒落在地。


暫且不論聽起來就很痛的撞擊聲,千落地的姿勢太不自然,讓萬理緊張的放下吹風機。


萬理將千翻了過來,似乎撞到額頭的千雙手摀著臉,像嬰兒一樣的縮在地上發出呻吟聲。



「你還好嗎?腳呢?腳有扭到嗎?那手呢?」


千枕在萬的腿上,默默的搖頭。


「那臉呢?手拿開讓我看一下?」


千還是摀著臉,搖搖頭。



萬理嘆了口氣,試探性的捏了捏千的手腕、脖子、腰椎等重要關節



「明明運動神經很好,但老是從床上跌下來是怎麼回事啊你。」


「誰叫你每次都躲啊,讓我靠一下會怎樣嗎?」


「因為你每次都靠在我身上睡著啊。我可是要出門上課的。」


「...百都會好好的讓我靠到開心為止...」


「因為百是溫柔的孩子啊...你的臉還在痛嗎?」



萬理有些強硬的抓著千的手,企圖將他的雙手從臉上移開,兩人開始了小小的拉鋸戰。

萬理從千手指的縫隙中看到千的額頭似乎腫了紅紅的一塊。



--完蛋了,該怎麼跟岡崎先生交待


萬理在心裡緊張的想著,一邊伸長了手在抽屜裡尋找著藥膏。


--以後還是不要突然躲開好了,原本以為千起碼會撐住自己,沒想到就這樣直接倒在地上。

...不,以千的狀況來說,用手撐在地上反而扭到手也不太妙。



萬理在心中懊悔著



「你的額頭都腫起來了,抹一下藥比較好吧。」


「......」


「千,藝人的臉很重要,不要任性。」


「每個人的臉都很重要吧。」



千冷不妨的將萬理的瀏海往後撥。



--是自己防備減輕了,還是這傢伙經過五年變難纏了?


萬理苦笑。

這時候再將千的手撥開,就太小家子氣了。


萬理趁著千的手從臉上移開,幫他塗上藥膏。




萬理的眉心有一道縫合痕跡,延伸至額頭。雖然沒有很明顯的色素沈澱,但疤痕癒後並不平整。

當初萬理受傷後直接送醫院急診,急診室一向以保命為優先,自然顧不得什麼美觀,也沒有什麼整型外科醫師待命。

千細細的撫摸著萬理的傷痕,又回想起當年萬理倒在血泊之中的樣子。


太多的血讓千看不清楚萬理的臉,就算理智知道該按壓止血,直挺挺的插在他臉上的玻璃碎片讓千僵直著身體。

萬理的嘴巴似乎在說什麼,但現場一片吵雜,千什麼都聽不到。


在醫院等待的過程很難熬。

必須要有家屬的同意書才能進手術房。


與萬理朝夕相處的千,在這時卻突然發現自己並不如想像中的了解萬理。

他不知道萬理老家的電話、不知道他父母的名字、還猜錯了萬理的手機密碼,導致手機被鎖住。

最後是劇場的工作人員從以前幫Re:vale保過的保險資料中,找到了萬理的緊急聯絡人電話,聯絡上了萬理的爸爸。

(而千的緊急聯絡人電話填的是萬理的號碼。從那之後,每當要填緊急聯絡人,與家裡關係疏離的千都會照實填上老家的電話。)




「...欸、萬。」


「嗯?」


「幫我開一下手機。」


「手機?...需要密碼。」


「六位數。」


「...嗯,開了。」


「開了?」


「?...好痛、你撞我肚子幹麻。」


「......你、你這個變態!」


「...什麼跟什麼啊?」



萬理吃痛的撫著腰側,看著千從自己的大腿上滾走,然後抱著手機瞪著自己。



--這傢伙經過五年之後,是否變得更難懂了。



「那你也要把手機密碼告訴我。」


「為什麼啊?」這什麼邏輯?


「因為你知道我的手機密碼啊!」


「你每個東西的密碼都設一樣,誰不知道啊。連提款卡密碼也是同一組吧?」


「才!沒!有。」


「那不然?」




「......好危險。差點上當。」






萬理大笑。



=To be continued=




=其他=




「說真的,你該不會連你家IDOLiSH7成員的手機密碼都知道吧?」



「我想想,是有幾個人的密碼應該知道沒錯。」



「算了,你別說了。」




=========



1. 以萬理的觀察力跟當年千的依賴程度,說不定萬理真的連千的提款卡密碼都有啊...

2. 我說千你不用太難過,我也不知道我室友的手機密碼。就算有男友的話我也不一定會去留意他的手機密碼...(你留意一下可以嗎)

3. 環的手機密碼大概就是國王布丁之類的(?)

4. 只要看到兩人聊天就覺得無比幸福的千&萬黨

5. 前兩天遇到也吃千&萬CP的朋友,兩人用無比小心的姿態確定了雙方的CP之後覺得相見恨晚。

6. 朋友覺得他看我四天從第一部打到第三部完食很誇張
我: 我只是體力一直用不完只好一直打啊(強迫症)
友: 你是都不會卡關嗎
我: ??買道具囉。(結果莫名其妙就破產的新手玩家)

7. 友:所以千穿著睡衣抱著枕頭來幹嘛
我: 就一股準備萬全!老子今晚要睡這,抗議無效的氣勢(就地築巢)(令人困擾的千前輩)

8. 我還是想不到篇名。就這樣暫時以沒看到上一篇也沒啥影響的狀態繼續吧


评论(19)
热度(61)
© 殘野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