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三次元多棲中

目前沉迷的on檔美劇: POI/Criminal mind/Hannibal/SPN/HCF/the walking dead/Grey's anatomy


目前主要關注歐美演員: Lee Pace/ Richard Armitege/ Luke Evans/ Aidan Turner...基本上就是The hobbit眾人(你#

RPS: RichLee(方向不居胃口開)

==

個人出Cos的照片少許
會放上的大多是幫人拍攝的cosplay作品

==

BJD(暫停活動中)
Luts-Chiwoo/Volks-Hewitt/Luts-Aru/Dollga-Noella/ Luts-Abadon

[The hobbit/RPS/RALP(?/Q版(?)] Little creatures


小豆丁/謎樣生物/RPS有/RALP(???)/短短的/療癒/Thranduil & Lee

這是一個人類(嗯?跟兩隻小不點的同居日常
全年齡

舊文新發



===



前略。

 

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你描述這件事情,只好從想到的地方開始說起好了。

時間的順序可能有點顛倒,畢竟牠們有時候在、有時候不在。

 

 

第一次碰到牠們的時候,應該是一個周末中午,我正做著我的早午餐。

兩片培根、兩顆太陽蛋、還有三片鬆餅。

 

事情就發生在我用鏟子鏟起第三片鬆餅的時候。

 

咖啡色的那隻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流理台上,然後躡手躡腳的接近掉落下來的鬆餅碎屑。

和我對上視線的時候慌慌張張的躲在胡椒罐的後面(但可惜牠們的身高跟一顆蘋果差不多,胡椒罐完全無法隱藏牠的身體,露在外面的後腦杓好像還在發抖。)

 

我原本以為我眼花了。

 

但當我要把鏟子上的鬆餅放到盤子上的時候...

 

我看到了金色的那隻。

而牠正踏著我的叉子朝著那些熱騰騰的鬆餅前進,最後轉過身來坐在盤緣指著我說...

 

「欸,蜂蜜呢?」

 

「對...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回頭一看,咖啡色的那隻正拼命向我鞠躬。

 

對,牠們說話了。

 

「你們...是什麼東西。」

 

「我是Lee。」咖啡色的那隻說。

 

金色的那隻對於被稱為「東西」,似乎不太開心撇過了頭。於是Lee幫牠說了。

 

「他是Thranduil。」

 
  

 

==

 

我覺得我有必要描述一下牠們的外型,他們就像是縮小的人類一樣,對,是人類。

Lee有彎彎的粗眉毛,卷卷的咖啡色短髮。

Thranduil則是金色長髮。

兩隻都是藍色的眼珠。

 

身高剛剛說過了,大概比一顆蘋果再高一點點,大概一個大拇指就可以蓋住他們的臉...嗯,對,我嘗試這麼做過。這是讓Thranduil閉嘴的好方法之一。

 

從那天之後就偶爾會看到他們出現在家裡面。

 

Lee總是像隻老鼠一樣小心翼翼,看到我就立刻把自己藏起來(雖然不是很成功)。

有時候慌張之下就跌得亂七八糟,跌倒之後就會哭。雖然看起來很可憐,但只要我一靠近就會哭得更大聲,所以我也只能假裝沒看到--就像我一直假裝沒看到牠露在衛生紙、牙膏、手機、報紙...外面的那顆頭(有時候是屁股)。

 

Thranduil就比較少看到牠了,就算出現也是一派悠閒,大搖大擺的樣子。

 

原本一直企圖對牠們視而不見的我,在發現牠們正企圖搬空我的手帕之後,不得不跟牠們搭話。

 

「你們...想幹麼。」

 

被連人帶手帕一起拎起來的小生物就在我指尖掙扎著。

 

「Thranduil說...說...說睡的地方太硬了...想要...做床。」

 

...築起巢來了。

 

 

「等等,那為什麼是你在搬?你們到底睡哪?」

 

停止掙扎的Lee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我的餐具櫃。

打開抽屜,Thranduil正躺在我祖母留下來的銀色酒杯裡,縮成一個小球,比較像倉鼠的樣子。

抽屜塞得滿滿的都是手帕。

 

對於任意偷走別人的手帕、躺在別人的銀器裡,Thranduil沒有任何悔意,反而很生氣的抬起頭來

 

「關起來好嗎。我在睡覺。」

 

...我的頭開始有點痛了,並且考慮要不要去看精神科醫師。

 

 

==

 

我說要不要看精神科醫生是有原因的。

那陣子我的確過得不是很好。

 

不、倒也不是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

只是舊的工作結束了,新的試鏡結果還沒下來。

就像你說的,我是一個無法放鬆的人。面對這樣一段不長不短的空白期,我的確有點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我不討厭一個人,但我討厭沒有目標的感覺。

 

結果那天晚上,當我打開一瓶紅酒,百般無聊的看著電視時,Thranduil又出現了。

 

「我要喝。」

 

一出現就是命令句。

我有點懷疑這個生物的英文是否有其他語法。

 

但我還是給了牠一點。

--反正牠也喝不了多少

我原本是這麼想的。但後來我發現我錯了,我甚至懷疑牠喝下了比自己的體重還多的量。

 

「以後每個晚上都開一瓶。」

 

離開之前Thranduil還這麼對我說。

 

但我為何要這麼做?所以我拒絕牠了。

沒有酒喝的事實好像真的讓牠很難過,這個小生物報復性跳上我的肩膀,用力的扯了我的頭髮。

 

...這是我第一次用大拇指按牠的臉。

 

=to be continued=




===


1. 當時聰慧的捧油在看完第一章就問我: 這該不會是那個鼻子高高的誰的家吧(答:嘖,對啦就是那個鼻子高高的誰的家)

2. 好像是因為硬果人深信小妖精這樣的謠言,所以生了這個東西

3. 金色的那隻養起來好像很花錢(扶額

4. 因為是舊文新發所以可以每天上新ˇ 啊是說可能有人已經在別的地方看過了,不好意思(掩面蹲

评论(26)
热度(47)
© 殘野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