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三次元多棲中

目前沉迷的on檔美劇: POI/Criminal mind/Hannibal/SPN/HCF/the walking dead/Grey's anatomy


目前主要關注歐美演員: Lee Pace/ Richard Armitege/ Luke Evans/ Aidan Turner...基本上就是The hobbit眾人(你#

RPS: RichLee(方向不居胃口開)

==

個人出Cos的照片少許
會放上的大多是幫人拍攝的cosplay作品

==

BJD(暫停活動中)
Luts-Chiwoo/Volks-Hewitt/Luts-Aru/Dollga-Noella/ Luts-Abadon

[RPS/RALP] Skydive

奧蘭多生日所以耕一下

(不要問我為什麼他生日,耕的還是RALP)


出場人物: Orlando、Aidan、Dean、Luke、Richard、Lee

拍戲日常。


==




The hobbit的拍攝時間很長。
即使如此,還是有小小的假期。


在這段時間,後製群與導演如火如荼的持續進行著幕後工作。
演員們在他們有些羨慕的目光之下就地解散。


短短的假期裡並不是每個人都選擇回家。
許多外地的演員情願留下來遊山玩水。


New Zealand有豐富的自然資源
但對於一些自小生長在西方都市的演員來說,缺乏了點刺激。



一身輕裝的Dean一早就拖著Aidan跑去敲Luke的門。
從拖車裡走出來Luke跟Aidan一樣,一臉的宿醉。


在拍戲的途中與Dean一見如故的Aidan,懶洋洋的靠在Dean的肩膀上,有幾分撒賴的味道。


"走了。跳傘去。"

"...跳傘?"

Luke將散亂的瀏海往後梳,一臉困惑。


"啊、跳傘!"

彷彿聽到什麼關鍵字似的,Aidan直起身體,眼神興奮的發光。



Luke的腦袋彷彿現在才開始運轉,然後他有些誇張的吸了口氣。


"等、等等、這件事有成行嗎?"

"當然有啊。你昨天自己答應的啊。" Dean露出燦爛的笑容。 "不是嫌無聊嘛?帶你去跳傘啊。"



Luke昨晚絕對醉了。
倚在餐車前喝著咖啡的Orlando看著眼前的一切笑著。



假期一到大家就要各奔東西,前一晚劇組們開了一場小小的派對。
一向感情很好的矮人兄弟二人組與Luke見到酒就喝開了。

因為模特兒的工作關係,時常參加Party的Luke縱使酒量不錯,一開心起來還是喝過頭了。



彷彿關在曠野裡太久,Luke露出他小小的虎牙,笑著對Dean說New Zealand有什麼刺激的可以玩。

--就這樣的落入了Dean的陷阱裡。



在有點遺世獨立的南半球,最流行的莫過於"驚險刺激的極限運動"


於是跳傘三人組就在一席酒話間組成。



Luke並沒有醉到失去記憶的程度。
他一臉誤上賊船的表情看著Aidan。


還未滿三十歲的Aidan則興致勃勃的回望他,Luke知道自己找錯了盟友
--這個人絕對什麼都沒在想

身為當地人兼導遊的Dean則一臉"You Jump,I Jump"徹底奉陪的表情。



"對了,他有要去嗎?" Dean發問。

"誰?"

"你昨天不是有傳訊息給他?"


Luke想起了什麼,這次露出"完蛋了"的表情,掏著褲袋找手機。
一邊找一邊喃喃自語


"他應該不會去吧?他不是有點懼高嗎?"


"對啊。"
"沒錯。"

矮人兄弟檔異口同聲的回答



"因為我們都不敢問..."
"所以才叫你問啊。"


...這兩個傢伙下了戲可以不要也這麼一搭一唱嗎。



Luke恨恨的想著,打開了手機。
除了昨晚自己有些瘋癲的舊訊息之外,對方並沒有回應。



"被一整個忽略欸。"
Aidan湊過來看了看螢幕說道。


"啊、Orlando!"


Luke對著前方的Orlando發出求救訊號。

Orlando露出調皮的笑容搖搖頭,做了個上帝保佑的手勢後就逃離現場。



路上經過了其他矮人演員們。
Richard坐在自己拖車前的遮陽傘下,咬著三明治。

許久沒有看到大家素著臉的模樣,Orlando覺得有些不習慣。



飾演精靈是還好,但矮人們幾乎整張臉都覆蓋在厚重的矽膠下
第一次看到大家完妝的樣子,有好幾個人Orlando幾乎認不出來。


飾演精靈的人當中,Lee的妝前妝後也有著相當大的落差。


Orlando第一次在會議中見到他的時候,對他的一口大鬍子和身高留下極深的印象。
後來再見面,則是肢體訓練課程的時候了。


那時的Lee已經依照角色需求刮去鬍子,連頭髮也剪短了些。
他站在教室門口小心翼翼的環顧室內,直到Orlando對他招了招手,才露出笑臉走了進來。


Lee雖然有著超過一米九的身高,卻習慣性的微微駝著背,隨意的站姿給人一種輕鬆感。



"哇,你瘦好多。被要求減重嗎?"

Lee瘦削的肩膀讓Orlando驚呼。


"嗯,要演精靈必須得瘦啊。"Lee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呢?應該也在減重吧?"

"哼哼。"Orlando得意的笑兩聲。"我試穿過我的舊劇服了,完全沒問題。"

"這幾年來身材都沒改變嗎?!你太厲害了。"Lee由衷的敬佩著。"我就不行啊,忽胖忽瘦的。"然後垂下他的八字眉。


"看來你最近跟健身教練的交情應該很好啊。"

"嗯?"Lee想了一下才了解Orlando的意思。"啊、我不喜歡去健身房。"

"那你要怎麼控制體重?。"

"睡覺。"

"啊?"

"睡覺。" Lee的表情無比認真。"我可以睡上十八個小時沒問題。"

"......"

"啊、我並不是不喜歡運動。"Lee有些慌張的解釋著。"我只是不喜歡做重複性的事情。但我喜歡爬山、滑雪...戶外運動我都喜歡。"


看著高大的Lee用盡全身的力氣,企圖挽回懶惰形象的樣子,Orlando放聲大笑。

Lee露出困擾的表情,苦笑著。



"咳。雖然我比你小一點,但我演你爸爸。"

"是啊,Ada。"

"但你在演精靈這件事上算是我前輩。所以基本上,你做什麼,我就學你做什麼囉。"

"嗯哼。"Orlando拍拍他的肩膀。"首先,不能再駝背了。"


Lee直起了腰桿


"兩手自然下垂。"


Lee鬆了鬆臂膀。


"學我這樣做。"



然後Orlando做出了猴子跳躍的動作。

Lee愣了一下後大笑,跟了上去。


教室裡出現了兩隻猴子。



他與Lee的交情就是從猴子開始。

從那時候他就知道,Lee雖然長得高大,實際上是相當溫厚的性格。


--或者說,腦波有點弱。






"Orlando,你沒回家啊?"
英國人的Richard合乎禮儀的將嘴裡的三明治吞了下去,從容的跟他打招呼。


"還沒回去啊。啊、對了,Luke他..."

"...不好意思。"Richard有些抱歉的從口袋裡拿出震動的手機看了一眼。他皺了下眉頭,苦笑著又將手機收回口袋裡。

"你的姪子們找你是吧。"


Richard大笑。


"差不多,是Luke傳訊息來約我去跳傘。已經傳了三次了。"


Orlando腦裡浮出Luke被矮人兄弟纏著再傳一次訊息的樣子。


"Luke是在抓人當墊背。"

"New Zealand似乎很流行極限運動,Dean要當地陪,不如你陪他們去吧。"

"不了不了,我年紀大了,他們年輕人去吧。"

"Luke也沒比你小多少。他都去了。"

"Luke是在還債,誰叫他答應Dean在先。"


Orlando聳聳肩。


自己在像Aidan那個年紀也是無所畏懼。
但他發現,隨著年紀增長,他似乎也學會什麼叫害怕。


或許是因為娶過老婆、生了兒子
珍惜的東西變多,就更知道什麼叫捨不得放手。


於是乎,漸漸過的縮手縮腳起來。


Richard的拖車門突然打開。

Lee從裡面走了出來。


一見到Orlando,原本還沒睡醒的Lee整張臉亮了起來。


"兒子啊。"


面對Lee的招呼,Orlando頓了頓,然後熱情的回應。


"Ada啊。"
然後他有些故意的發問。
"Aidan他們要去跳傘,你去不去。"


"唔..."

Lee如他所預料的又垂下了八字眉,困擾的考慮著,然後看了看Richard。


"不跟去也沒關係啊。他們又不缺伴。"Richard說。

"...幫我跟他們說,我不用了。"


Orlando擺擺手,眼睛看著Lee身上那件有些眼熟的黑色皮外套。


...這兩個人到底是大膽,還是心粗。

Orlando在心裡吐槽著。



"好啦,我幫你們跟他們說。"

Orlando拿出手機傳了訊息給Luke、Aidan與Dean




--有家室的人都要去約會,你們這些單身漢自己跳傘去吧。




=the end=


=====



1. 之前聽到Aidan被dean抓去跳傘笑個半死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Aidan跟Luke講起這件事都一付被騙走的樣子(??)

2.澳洲跟紐西蘭真的有很多匪夷所思的極限運動
      每每讓我覺得你們再無聊也不要玩自己的性命啊  

3.      幫Richard跟Lee澄清,我們才不是膽小,是人間有讓我們留戀的東西    (講那麼好聽還是膽小啊#

4. 傳了三次訊息,一直凹Richard去跳傘的Luke讓我覺得很可愛XDDDD

5. 光明正大的穿著男友外套的Lee使人困擾ˇ ˇ ˇ 

评论(15)
热度(54)
  1. 大舅的皮衣殘野兔 转载了此文字
© 殘野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