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三次元多棲中

目前沉迷的on檔美劇: POI/Criminal mind/Hannibal/SPN/HCF/the walking dead/Grey's anatomy


目前主要關注歐美演員: Lee Pace/ Richard Armitege/ Luke Evans/ Aidan Turner...基本上就是The hobbit眾人(你#

RPS: RichLee(方向不居胃口開)

==

個人出Cos的照片少許
會放上的大多是幫人拍攝的cosplay作品

==

BJD(暫停活動中)
Luts-Chiwoo/Volks-Hewitt/Luts-Aru/Dollga-Noella/ Luts-Abadon

[RPS/ABO/Richlee/RALP] Hormone-13

Warning: 雖然經過某些微調,但大體上使用ABO設定。
請把下文的RA與LP當成來自外星球的平行世界

TAG: 幼馴染 。Alpha*Beta

本篇分級: 闔家觀賞普遍級 



越來越大的任意門   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第五篇

 第六篇、 第七篇、 第八篇  (  第八篇 (長微博,備用連結) ) 

第九篇 、第十篇 、十一篇十二篇   


番外: 9.5篇  12.5篇



==





"Omega到底為什麼會跟Beta交往?"

Richard的發問讓Alpha聚會的小酒館安靜了幾秒。


"你什麼時候有固定交往的Omega,我們怎麼不知道。"

回答的有些文不對題的朋友湊了過來

"搶輸Beta也太誇張了吧?"

另一個同伴投以同情的視線,放了一杯啤酒在Richard面前。


"不是我。"Richard將啤酒推了回去。"是我家隔壁的Beta鄰居交上了Omega。"

"然後呢?" 

聚集在Richard周圍的人逐漸增加。


"前陣子被別的Alpha介入,就分手啦。"


人潮瞬間一哄而散,夾帶著此起彼落失望的噓聲。


"既然分手了,那還有什麼好問的啊。"

"因為我好奇啊。"

"我想是那個吧...所謂柏拉圖式的精神戀愛。"


小酒館又安靜了下來。包含Richard在內的客人們都皺起了眉頭,似乎正在試圖搞懂柏拉圖式的戀愛的意思,最後一起苦著臉誇張的發出反對的聲浪。

眾人很有默契的換了話題。


"好了,我要走了。"

"這麼早?"

"約了人過夜呢。" Richard笑著離開了酒館。


出了酒館,他還是在思考所謂的精神戀愛這回事。


他無法理解。


Alpha的性格天生就帶有一點領域性。

對他來說,越喜歡的東西就越想放在自己身邊,想觸碰他、想進入對方的身體,都是自然而然的反應。雖然說發情的衝動可以用藥物抑制,但他認為這完全是兩回事。這並不表示他放浪無稽,某方面來說,Richard有些自己也無法解釋的精神潔癖。


例如說,對於床伴,他不會特地去標記對方。

由於已經沒有一生一伴侶的習慣,標記在現代來說也沒有過去那麼重大的意義。基本上如果沒有時常留下標記,氣味過幾天就會自然消失,對於偶爾才會見面的床伴來說,做標記並沒有什麼實質的功用。

--當然也是有因為自身性癖而喜歡被標記的對象。

但Richard很少答應。


至於原因,Richard自己也答不上來。

他只是覺得沒有必要的事情,可以不用做,如此而已。

又或者是,他不喜歡對方帶著自己的味道出沒。


喜歡的東西就想留在身邊。

但相反的,不是自己的東西,就不想要對方擅自進入自己的領域。


即使當時沒有做到最後,Richard還是很後悔自己打了擦邊球。他應該聽從自己的潛意識,避免這種場面發生。


Richard覺得求職的各種壓力對他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那時候如果不是Lee咬了他鼻子,他覺得他會不顧Lee的掙扎,把它做完。因為老實說,他在那幾分鐘,是沒有理智的。


這種狀況在他青春期身體激素還不穩定的時候也發生過幾次,在激烈的性愛過後,Richard總會有幾段記憶的空白。但隨著肉體的成長,這種情形現在已經不曾有過。雖然在發情時還是會有難以抑制的焦躁感,但總歸在腦海裡會有個冷靜的自己。


最重要的是,對象不對。


Lee沒有Omega的味道,對他不應該產生這種影響。


那時中途被中斷的性愛雖然讓他感到掃興,但不會有發情時被迫停止那種難以忍受的躁鬱與怒氣。看著Lee有些惶惶不安的表情,Richard再次看到當年躲在媽媽身後的那個小男孩。老實說Richard當時不太記得自己做了些什麼,所以也無從安慰他,但後來回憶以別種形式回來了。


他夢見當時的事情。


那是個第一人稱視角的夢境,他看到自己如何握住Lee的手腕將他壓在床上。已經升上高中的Lee力氣並不小,他靠著自己的體重制伏了他,依靠本能尋找能進去的地方。


--Lee的身體畢竟比以前成熟多了,其實並不難找到。


但為了要制止他胡亂掙扎,無法空出雙手的Richard試了幾次都無法順利進入。他覺得他只有稍微撐開路徑,但Lee卻誇張的停止呼吸、企圖縮起身體,最後掉下眼淚。


夢裡面的他旁觀著自己的行為,默默的想著啊啊、這樣是不會順利的,然後醒了過來。


不知道該覺得理所當然,還是不可置信,Richard醒來的時候下身腫脹著。


然後他嘆了一口氣,開始連絡覺得適合的對象。


這陣子又是忙畢業,又是要搬家找工作,總總瑣事讓他的確很久沒有好好發洩,中途也吃了幾次藥片壓抑發情。


不如一次處理掉吧。

Richard這麼想著。


但過去的同伴們有些已經到外地生活,有些有了固定的對象。等到一切都談定,又是一個禮拜過去。


這段期間他幾番夢見那時的事情,然後每天起來就更焦躁一分。


好不容易到了約好的日子,Richard在外面玩到隔天近午才回到家,剛巧遇到正要出門的Lee。


跟Richard擦肩而過的Lee似乎嚇了一跳。

這陣子Lee對自己的態度也是戰戰兢兢的。

但由於Richard知道自己前段時間對人也沒什麼好臉色,因此也不太在意他的反常。


玩了一夜覺得充飽了電的Richard,輕鬆的跟Lee打了聲招呼。


Lee先是愣了一下,本想開口說什麼,然後又疑惑似的皺著鼻子嗅了嗅。


--又來了。

Richard心裡想著。


過去他還小的時候,每次Richard與別人過夜回家,Lee總是會露出這種反應。Richard覺得小孩子本來就比較敏感,但他沒想到Lee這奇怪的習慣竟然留到現在。


他默默任憑Lee對著自己東聞聞西聞聞,然後在他的臉慢慢靠近自己肩膀的時候,突然出聲。


"你從小就這樣,但你到底在聞什麼啊?"

"...啊、不、沒什麼、抱歉。" Lee愣了半秒才反應過來,慌張的站直身體,但Richard卻湊了上去。

他開始誇張的模仿Lee的動作,朝他身上四處亂嗅。

Lee一邊笑一邊躲避他的攻擊,Richard索性抓住他的肩膀限制他亂動。


退到矮牆邊的Lee順勢坐了下來,擺出投降姿。


但Richard沒有離開。


Lee看到Richard的臉靠近自己,然後本能將臉偏到一邊去。


--他感覺到自己的臉頰又被咬了。


Lee依稀記得自己小時候就時不時會被他咬一口,但Richard已經很久不會這樣逗他。

原本笑著想要直接推開Richard的Lee,卻感受到與牙齒不一樣的觸感。


Lee的臉型跟小時候比起來抽長了許多,臉上已經沒有能夠輕易叼起的脂肪。Richard的牙齒輕輕刮過Lee的顴骨,然後Lee感覺到濕潤的軟肉貼了上來。Richard似乎舔了下他的臉。

還來不及反應過來,Richard就離開了他的臉頰。但接下來瞄準了他的肩膀。


隔著T-shirt,Lee感受到肩膀的肌肉被他紮實的咬住,然後Richard深吸了一口氣。Richard不知道在聞什麼。想到這點,Lee就有點慌張的紅了臉頰。




一輛車子經過,對著他們調皮的按了幾下喇叭。


Lee轉過頭去看了幾眼,再回過頭時Richard已經鬆口,沒事似的站在他面前。開始閒話家常。


"後來還好嗎?有好好的分手?"

"啊、是啊。也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


Richard又想起小酒館裡有人說的精神戀愛。


對Richard來說,Omega很好懂。不需要語言,他就可以知道對方到底有什麼意圖。

但Beta釋放出的訊息是灰色的。


就像剛才,他看到Lee的表情有些緊張,從Lee僵硬的身體,他可以感受到Lee帶著恐懼。但Lee卻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就像那個時候,Lee哭著咬了他的鼻子,但後來卻認真的問他沒做完沒問題嗎。


搞不懂吶。

Richard想


"Beta真的有性欲嗎?"

"...什麼?"

"你們該不會都只是遷就於氣氛所以才做吧?"

"唔..." Lee看著天空,認真的回想著。

"...你活該被甩。"

"喂...!!對剛分手的人講話請溫柔好嗎。"Lee笑著揍了Richard的肩膀,Richard用力揉亂他的頭髮,兩個人又笑成一團。


"我工作差不多定了。"

"是嗎?恭喜你。"

"會到L市去。"

"......這樣啊。"Lee稍微扁扁嘴,又笑了開來"起碼以後要記得寄聖誕卡回來啊。"

"你還在記恨聖誕禮物的事啊。"

"廢話!哪有人收人禮物不回禮的。"


會寄會寄。

Richard有點敷衍的笑著回答。


"你平常成績怎麼樣?"

"嗯?"

"L市有幾所好大學啊。以後你如果考過來,可以來找我。"


喔喔。

Lee也有點敷衍的點點頭。


然後他們兩個人交換了手機號碼。


兩個星期後,Richard又拖著行李箱,再次離開了家鄉。


=to be continued=




1.  終於出關了。今年考的方向有點出乎意料。
看樣子明年要再準備一次。身心都覺得虐(抹臉)
關這幾天還初次不知道對什麼過敏...orz

壓力大真的免疫系統就會開始抓狂
到現在都還過敏的地方都還一粒一粒的,身為密集恐懼症患者覺得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抖


2.  出關之後等著我的是一整季的漢尼拔跟HCF

結果我看了The walking dead的前傳。昨天熱騰騰的第一集超好看的我哭


3.  結果兩人小別勝新婚又要小別了(揮淚)
這時候差七歲真的很難搞
左想右想都覺得小蘋果的學生時期理查真的無法參與,理查請節哀(欸


4.  小蘋果躲著理查的那陣子,除了理查的臉看起來很不爽著實生人勿近之外,應該是也是有點害羞之類的(?),可惜理查當時自身難保沒發現(咳


5.  結果兩個人從小認識到現在,終於第一次有對方的手機號碼,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小蘋果可以沒事半夜傳簡訊騷擾理查了(被封鎖)

是說我常常到了緊要關頭才發現沒朋友的手機號碼,大家真的要鼓起勇氣多多跟人要電話(不是)

评论(33)
热度(95)
© 殘野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