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三次元多棲中

目前沉迷的on檔美劇: POI/Criminal mind/Hannibal/SPN/HCF/the walking dead/Grey's anatomy


目前主要關注歐美演員: Lee Pace/ Richard Armitege/ Luke Evans/ Aidan Turner...基本上就是The hobbit眾人(你#

RPS: RichLee(方向不居胃口開)

==

個人出Cos的照片少許
會放上的大多是幫人拍攝的cosplay作品

==

BJD(暫停活動中)
Luts-Chiwoo/Volks-Hewitt/Luts-Aru/Dollga-Noella/ Luts-Abadon

[RPS/ABO/Richlee/RALP] Hormone-12.5

Warning: 雖然經過某些微調,但大體上使用ABO設定。
請把下文的RA與LP當成來自外星球的平行世界

TAG: 幼馴染 。Alpha*Beta

本篇分級: 闔家觀賞普遍級 

番外篇,童年日常


越來越大的任意門   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第五篇

 第六篇、 第七篇、 第八篇  (  第八篇 (長微博,備用連結) ) 

第九篇 、第十篇 、十一篇十二篇   


番外: 9.5篇




==



Lee生病的時候是很難觀察的出來的。

本來嘛,一個精力高於平均值的的小不點,在生病的時候即使活動力降低,也不過是回到正常孩童該有的樣子罷了,而Lee的臉頰更是一年到頭都紅撲撲的,今天有沒有比昨天更紅誰看的出來。

看他晚餐也吃的好好的,一如往常的黏人黏回自己的房間去,誰知道一轉眼他就吐了。


十七歲的Richard在心裡反覆念著這些像藉口般的抱怨,有些遲疑的站在客房門口。他的媽媽睡前才特地叮嚀過他不要太靠近Lee。被抱進客房安置的Lee似乎剛哭過,眼眶和鼻頭有些泛紅。


"小孩子互相交互傳染很可怕的。"

Richard的母親這麼說。

Richard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想著媽媽到底記不記得他已經是個青少年。他不承認自己是在"小孩子"的範圍裡。


Richard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床頭留著一盞黃色的小燈,Lee一手攬著他的玩具熊似乎睡的很沉。Richard走到床鋪旁的椅子坐下。


Lee的額頭貼著藍色的退熱貼,呼吸的頻率比平常還快。由於帶來的衣服吐髒了,他身上穿的是不知道從哪裡挖出來的,Richard的舊T-shirt。過大的領口幾乎要露出整個鎖骨。與家庭醫師連絡過後,目測沒有出疹子也沒有其他異常的Lee可能是感染了腸胃型流感,目前除了先觀察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與在外出差的Lee的父母連絡過後,明天早上他們會趕回來帶他去趟診所。


一般來說醫生並不建議用藥強行將發燒的症狀壓下,手邊暫時也沒有成藥他們只能用退熱貼幫助散熱。


Richard摸了摸Lee額頭上的貼布,然後幫他換上個新的。

Lee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的,睡眼惺忪的看著他,然後伸出手來拉了拉Richard的褲子。Richard稍微傾下身體等著Lee說話。


"......肚子餓耶..."

"......" Richard忍不住敲了下Lee的頭。"都吐光了當然餓。"


既然有食慾應該就沒有太大的問題吧。

Richard想著,然後伸了個懶腰。


"不舒服就要講啊。"

"可、可是...我想玩遊戲機..."


沒想到遊戲機的魅力超越了病毒的威力。


"好啦,借你帶回家一個禮拜啦。"

Richard受不了似的站了起來。

"可、可是..." Lee又拉了拉Richard的褲管。"我想跟你一起玩..."


生病對小孩來說是個可以盡情任性的時刻。

Richard看著Lee以我是病人的虛弱表情,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少來,我才不想去你家住一個禮拜。"

可惜這種撒嬌只對大人有效。


Richard對Lee道了晚安,但Lee非但沒有要鬆開他褲管的意思,還爬了起來。


"你幹嘛?"

"...我們可以睡你房間嗎?"

所謂的"我們"指的是一人一熊。


Richard看著這個依舊保持著可憐兮兮的姿態的傢伙,猶豫了幾秒之後把他塞回被窩。他沒有忽略Lee失望的表情。然後他搔了搔頭,想到雖然自己房裡被Lee吐髒的地板已經清乾淨了,但難免空氣裡還是有點餘味。


最後他繞到床的另一側也躺了進去。


身體依舊有些發燙的Lee喜孜孜的貼了上來。


"你過去一點,你好燙。"

"不要,你涼涼的好舒服。"

"你如果吐到我身上,我就不借你衣服穿了,讓你裸奔。"

"不會啦......晚餐已經吐光了啊。"


隔天沒有人裸奔。


但不幸被傳染的理查掛了病號,把當天的早餐跟昨天的晚餐都吐得精光。


==


Richard母親的經驗是對的,小孩之間的交互感染果然很可怕。

Lee看了醫生之後兩三天就活蹦亂跳,症狀只剩一點尾巴。但平常很少感冒的Richard卻痛苦了一整周。好不容易熬到假日的Richard一整天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醒了又睡,睡了又醒。不知道在幾點的時候他又自動醒來,窗外的天空還是亮的。Richard感覺到有股視線,他用眼角餘光瞄了一眼,罪魁禍首坐在他的書桌前,有點手足無措似的直盯著他看。


Richard翻了個身背對他,想要繼續裝睡。


但Lee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性格。他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床邊,用手輕輕的搖了搖他。


"你還好嗎...?"


Richard沒有反應。


"你媽媽叫我來叫你吃飯。"


還是沒有反應。


Lee安靜了幾分鐘。

正當Richard覺得Lee或許已經離開的時候,他感覺到床鋪一沉,Lee整個人跨坐在他身上。


這下子不得不面對他的Richard無奈的看著他。


"...讓我睡覺..."


看著Richard瀕死的模樣,Lee露出苦惱的表情,然後用手遮住了他的眼睛。


"Pee--Ka--Boo--!!!!"

Lee用誇張的語調念著Peekaboo(躲貓貓),然後鬆開雙手,做了個鬼臉。


".........你當我幾歲啊..."Richard沉默的數秒之後無力的抱怨著。然後他感受到肺部深處一股乾癢,他推著Lee的肩膀示意他下床,然後躲在棉被裡面乾咳。


當他好不容易止住咳嗽的感覺探出頭來,Lee仍然站在床邊看著他,帶著不知所措的表情。


"好了你、咳咳、快走啦、咳、等一下又感冒。我不吃飯,讓我睡覺、咳。"

Richard再度翻身背對他。過了一會兒他聽到Lee咚咚咚跑著離開的腳步聲,雖然有點介意Lee忘記隨手把門帶上,但懶得起床關門的他決定將自己埋入被窩裡繼續睡。


但好日子似乎並不長久。


沒幾分鐘他又聽到Lee的跑步聲,這次他進房的時候倒是記得把門關上了。


"Richard!Richard!要不要吃!!"


Richard的耐性著實被磨光了,他憤怒的坐起來正準備怒吼時,放在他眼前的是兩盒冰淇淋。


"我偷偷帶來的喔。"Lee笑著說。"香草跟巧克力,你要哪一個!"


"......巧克力。"Richard接過了冰淇淋跟Lee偷偷夾帶過來的企鵝湯匙。"竟然連湯匙都帶..."


"嗯?沒有湯匙不能吃啊。"Lee咬著小熊湯匙奮力的打開了盒蓋。"乾杯!"


"乾杯。"


這大概也能算是病人的一種任性。

那天下午Richard直接就著桶子吃完了一公升的巧克力冰淇淋。


-Fin-




==


1. 發燒吃冰真的是人生一大樂事(欸#) 

是說之前有次燒得亂七八糟要求媽媽幫我去買個檸檬愛玉失敗,我只好哀戚而憤怒的在網路上抱怨,但我完全忘記我弟也看的到(咳)

最後弟弟一邊抱怨一邊把愛玉買給我了。


2. 發燒的時候被人騎在身上玩Peekaboo真是種神秘體驗啊理查XD!!!但我想小蘋果只是很努力的想讓他開心而已XDDD!!!


3. 是說幼兒的病毒真的超可怕的,每次被幼兒傳染症狀都很猛烈orz 還好我不在幼兒園工作


4. Lee穿著Richard的T-shirt底下當然是裸腿沒穿褲子,反正上衣夠長嘛!(X)


5. 考生不干寂寞的鍊成這篇表示自己還活著。接下來再看到我麻煩把我打回海裡繼續閉關(欸#) 暑假期間好多人在揪玩樂行程,無法參與的考生覺得空虛寂寞QQ






评论(16)
热度(81)
© 殘野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