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三次元多棲中

目前沉迷的on檔美劇: POI/Criminal mind/Hannibal/SPN/HCF/the walking dead/Grey's anatomy


目前主要關注歐美演員: Lee Pace/ Richard Armitege/ Luke Evans/ Aidan Turner...基本上就是The hobbit眾人(你#

RPS: RichLee(方向不居胃口開)

==

個人出Cos的照片少許
會放上的大多是幫人拍攝的cosplay作品

==

BJD(暫停活動中)
Luts-Chiwoo/Volks-Hewitt/Luts-Aru/Dollga-Noella/ Luts-Abadon

[Idolish7/星巡/一般向但千百元素有]-後日談

劇透有請注意,結局後日談
以星巡設定為主,與本篇的小偶像設定無關。
人物名字以英文原名呈現


=======




Curse(卡斯)記得,熱砂之星再度開出了花,約莫是新王即位的十年後。

居民將那片小小的花叢視作某種吉祥的徵兆。


新王帶著興奮的表情看著他:「是花欸!!!」


「嗯,是花。」


然後Curse就被抱怨了。


「你的反應也太冷淡了吧!」


「......這星球原本是有花的喔。」 


「咦咦!?有嗎!?」


Curse看著他因吃驚而瞪大的雙眼才想起,這孩子出生自戰火之中,從未見過熱砂之星原有的樣子。

雖被戲稱為沒有侵略價值的星球,但畢竟依舊是可以孕育生命的星球。

在戰爭之前的熱砂之星並非是一整片無趣的沙漠。


Curse喜歡熱砂之星的入夜之後的靜謐、生長在沙漠裡的植物多汁而且鮮豔、人與人之間適中的距離。

然而戰爭把原就脆弱的植披破壞殆盡。


Curse見過上一任王。


黑白相間的髮色是熱砂之星的王族歷代均有的外貌。Curse很輕易的就可以從眾人當中分辨出王族來。

然而Curse看到他的時候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別死啊。你死了我會很困擾。」


Curse雖然擁有源自於星玉的力量,但起死回生改變輪迴這件事,是絲毫不可能辦到的。

然而掌心下觸及的肉體如此僵硬,Curse知道他晚來了一步。


--早知道應該晚點再去回收熱砂之星的碎片嗎?


Curse有點後悔。


屍體的胸口似乎鼓動了下。

Curse將王族的衣服掀開,找到了後來的新王,取名作Hope(霍普)。


已經不知道餓了多久的小小嬰兒不懂得哭,但他的運氣出奇的好,插入他父親胸口的劍沒有貫穿,似乎是剛好被胸骨擋住。

這個國王雖然缺乏打仗的智慧,但用最後的力氣保護了唯一的血親。



熱砂之星的王朝已經崩潰,人民自顧不暇,Curse找不到可以託付新王的對象,只好在熱砂之星待了下來。

學習如何假裝成一個人類。


例如說,他不需要進食,但Hope需要。

他不需要朋友,但Hope需要。

他不需要肯定與讚美,但Hope需要。


在戰後艱困的環境之下,一個男人要養育一個嬰兒絕非易事。

幸好他可以在各星球間來去自如。

Hope就這樣靠著Curse偷偷從其他星球帶回來的物資活了下來。



Curse每天都很忙碌。

身為觀測者的職務停擺,他幾乎忘記他已決定要讓這個世界結束。

等他再度聽到星玉碎片的聲音時,已過了十數年的時間。



而中間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了,藉由深海的傳唱,將這個回憶深植在各星球間,做為對和平的祈求。


然而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現在唱著那些歌的人,已不是深海。



深海所流下的歌並不全,在白龍消失、守護者復甦之後,就沒有繼續唱下去。


Curse後來有再遇見深海,深海只是曖昧的笑一笑,跟他說了句初次見面。



在那之後的故事是這樣的。



Curse一直沒有特別跟誰說過這些事,但今天他覺得就算是自言自語也好,他想說說話。


他以「人類」的身分定居在熱砂之星。

Hope雖然想要給他官銜,但Curse沒有興趣。



「我是個觀測家,無法指導任何人做任何事。」


Curse這麼說。



成為人類之後,Curse的時間感變得不一樣了。

還是白龍的時候,一次日升日落雖然也代表著一天,但對他而言並沒有任何意義。


人類的身體非常的重。

有一種非常實際的「存在感」。


Curse的性格多少也改變了。

畢竟他終於感受到飢餓、冷熱、痛苦,不需要依靠想像與模仿。



他不再像過去那麼超然,也變得更容易笑。



當然,也會哭。





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Curse覺得成為了人類之後,記憶力反而變差了。

他已經無法好好的細數時間。



那是在Coda(哥達)的葬禮之後。

Hope在那段旅途之中與在各星球均結交了一些好友,其中與Coda的感情最好。

Coda在這些人當中年紀最小,Fang落寞的說,他怎麼樣都沒想到會由他自己來置辦Coda的葬禮。



被隕石碎片擦撞損及引擎的Burst Roar迫降在永夜之星。

Coda履行著船長的職責,將所有船員疏散之後才下了船,據說盡力幫助著船員們的Coda,所散發出的獸性,就像一隻結實的黑豹,敏捷、安靜、聰慧。

當天晚上Coda還前往Carnelian(卡內里亞)的隱居處拜訪,兩人就跟過去一樣分享著旅行的種種趣聞。



隔天早上,Carnelian發現Coda已陷入昏迷,隨後病逝,應是降落時的衝擊引起的顱內出血。



Hope在Coda的葬禮後哭得不能自己,斷斷續續的跟Curse講了許多與Coda旅行途中的回憶。

有些Curse早已聽過無數遍,有些則是初次聽聞。

早已見過無數屍體的Curse,對於生離死別沒有太大的反應,但他突然想起Hope死去的父親,想起Hope小小的手指從父親冰冷的懷裡探了出來,握住自己。



第一次看到Curse落淚的Hope,反而嚇的止住了哭泣,然後不明所以的一直道歉。




聽說Carnelian私下為Coda著了喪服,一年後,Carnelian宣布復辟。

這個決定應該與Coda有關,然而那晚Coda與Carnelian聊了些什麼,連Carnelian的近侍Lazu(拉茲)都不清楚。



由於永夜之星是兩次破壞了和平的星球,在其他星球間的信譽並不好。

Carnelian的復辟帶來了一些動盪,不少人懷疑Carnelian另有所圖,但最後在守護者公開表示支持,以及Carnelian的努力之下,永夜之星也漸漸上了軌道。




Curse使盡力氣爬上最後一個沙丘,喘著氣。

就在這時他想起了Vega(維加)的臉。


雖然他並沒有與Vega真正相處過,但被Vega創造出來的他,身體裡曾經殘留著Vega對這個世界的複雜情感。

他將Vega視為近似於父親的存在。Curse第二次回到這個世界上時,第一眼看到的也是Vega。

雖然Vega說他自己並沒有做什麼,但Curse明白一定是Vega與Capella(卡培拉)在這幾年來,一直拼命的保存他飄散在宇宙間的「意識」,等待Hope達成願望條件的那一天。



縱使後來他主要定居在熱砂之星,幾乎每年他還是會隨王族到大神殿去,為的就是見見他們。

Capella與Hope一樣,許下了與另一人永遠在一起的願望,因此他與Vega均擁有長生不老的能力。


Vega的話不多,他總是溫柔的問他過的好嗎?

而Curse總是照慣例的點點頭,回他一個微笑。但似乎無論多少個微笑,都無法抹去Vega看著他的眼神裡,蘊含著淡淡的歉意與悲傷。


而某一年,當Curse意識到各星球來參加聚會的王族,漸漸地換了新面孔,連一向精力充沛的Erin(艾凌)都已經退役的時候,Curse總算明白了Vega眼裡的悲傷為何。


在那一年,Curse與Vega鄭重的道別。

同時間,Curse想起Fang在Coda葬禮時的表情。




又過了幾年,Hope正式宣布退位,傳位其子。


Hope的孩子跟他有一模一樣的黑白相間的微捲髮,熱砂之星的王室似乎天生流著與世無爭的血,這孩子與他的父親一樣的溫柔,也與他父親一樣,與家人的緣份淡薄。

Hope的王妃死的早,只為Hope生下唯一一個兒子。


在Hope好不容易成家之後,Curse便踏上旅途在各星球間旅行著,就如同以往一般--只是這次必須得搭著飛行船。


但他沒想到幾年後王妃便病故。

這是Hope第二次與所愛死別。



在Curse懷裡大哭的Hope,就跟當年的孩童一般。


「我還會再遇到多少次這樣的事情呢。」

Hope哭著說。


「但起碼你參加不到我的葬禮啦。」


Hope愣了一下,然後笑了。



後來Curse就一直待在王宮,成為王子的老師,與Hope一起看顧著王儲成長。



「好不容易到了啊......」


Curse打開破舊的門。

像這樣用夯土就地取材建成的土房過去很多,但現在都已經改建成比較堅固耐用的建築了。


熱砂之星這幾十年來與周圍鄰國密切的科技交流,已經變了很多。但唯有這一塊方圓五公里幾乎完全沒變



「簡直是什麼生態保護區......」

現任國王曾經這樣笑稱。



面向門口的椅子還是跟以前一樣。


Curse有些吃力的坐了下來,感覺到自己的膝蓋咿呀作響著。


室內的溫度總是保持在舒適的24度,Curse打起了瞌睡,再睜開眼睛時候,已經有了一個夥伴悄悄的坐在他旁邊。



「你也來啦。」


「嗯。不知為何覺得要過來一趟。」


兩人之間的沉默卻讓人有一種安全感。



「已經差不多了吧。連Orion(奧萊恩)跟Sardinia(薩丁尼亞)都已經不在了呢。」


Orion與Sardinia這兩位王一生都在互相競爭,簡直連壽命的長短也是比賽的範圍。

如果不把Hope算在內,那兩位算是目前歷史上在位最久、壽命最長的國王。



Curse雖然失去了永恆的生命,但畢竟是星石創造出的肉體,跟一般人類比起來強健許多。



「我都已經分不清你的銀髮跟白髮了。」


「你說我?你這滿頭白髮的樣子跟人說你是熱砂之星的王族,也沒人會相信啊。」


「......Curse,我可以摸你的心臟嗎?」


「我都已經老成這樣了,你還不相信我已經變成人類嗎?」



Hope苦笑著站了起來,將手掌貼在Curse的左胸。



手掌傳來確實的跳動。



其實Hope後來仔細想想,他早該發現Curse並非人類。有太多有跡可尋的地方。

例如,他有體溫,但是沒有心跳。例如,他總是吃的超乎常人的少,像是做做樣子罷了。

例如,無論天氣再怎麼熾熱,他是不會流汗的。



剛開始的時候,Curse一些"很人類的"生理反應,Hope比他本人還要震驚。



那條有著華美銀白色鱗片的白龍,卻因為他個人的願望,變成一個有著曬斑、長了皺紋、滿頭白髮的老人。

在活了漫長歲月的現在,若再讓他選擇,他不一定會再許下同樣的願望。

他確實捨不得與Curse共渡的時間,然而身為人類卻不得不面對各種痛苦的事情。


這些是身為神的創造物的他,本不應承受的情感與痛苦。



Curse像是知道Hope心中的想法,他握住Hope放在他左胸上的手。


「我很開心喔。在我存在的這一千多年裡,只有最後的這一百一十年富有色彩。不,準確的說來,或許是成為人類之後,才真正看清楚了這個世界。」



Curse對著Hope露出了微笑,然後表情就停留在這一瞬間。彷彿被抽走了電源的機械人偶,眼神失去了焦距,暗淡了下來。



Hope咬著牙根,閉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度張開眼睛。




他將Curse的頭擺正面向門口,再過一小時就是他最喜歡的黃昏,幫他把過長的瀏海梳理好,整理好衣襟。

然後再度坐在他旁邊。



「你知道嗎,小的時候真是不懂事......。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參加你的葬禮,好好的送你走。」



Hope說完之後,閉上了眼睛。







隔日,熱砂之星對各國發佈了訃聞。

熱砂之星的前任國王崩逝,享年一百一十歲。





=======







熱砂之國的國王在看到Vega與Capella悄悄出現在王宮時掩不住震驚。


「您......您為何會離開神殿......」


「啊、因為我算是白龍...不、Curse最後的親人了吧。」Vega憐惜的看著躺在棺木中的Curse,幾十年不見,再次見到他已天人兩隔。



「...咦?我以為老師是熱砂之星出身?」



Vega看著國王笑了笑。


歌曲一旦不被傳唱,世人就會忘記真實。


當初深海不將後續唱完是有原因的。他希望這次Curse可以以人類的身分再好好活一次。



不是觀測者,不是神的創造物,為了自己活著。



「那麼......請問Vega大人要將老師帶回初始之星嗎?」


「不用了。他在這裡生活的時間,早就超過生活在初使之星的時間。如果可以的話,就讓他跟Hope葬的近一點吧。我想Hope也是這麼想的。」



=The end=



评论
热度(27)
© 殘野兔 | Powered by LOFTER